首頁 > 媒體中心 > 文藝在線

探尋轉型期的表達方式——在東湖聽文學講座之八

2014-05-12

○董念濤

中國工業題材的小說創作歷程并不長,該題材在中國文學發展中的歷史是最短的。從上世紀30年代、40年代開始,我國一批作家開始精心打造工業題材小說,特別是從東北工業搖籃中產生的作品尤甚。發展到50年代、60年代后,一大批作家紛紛披荊斬棘,闖開了一條創作的新路,諸如蕭軍等作家,他們成就了中國工業題材小說最好的、最繁盛的時期。進入到當代文學時期后,相反工業題材小說居然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了,在為數不多的作品中,出較突出的是張潔的《沉重的翅膀》,該作品基本能夠代表那個時期的水平高度。但更多的作品模式化程度嚴重,人物類型化,主題先行,等等,阻礙了文學的發展。

縱觀工業題材小說的發展,湖北大學教授蔚藍說:“該主題經過了歷史的嬗變,產生了一些有工業特色的文學現象。”比如說,寫作理念的改變,文學已經開始干預社會生活了,這種現象凸顯出了創作的自覺性。也就是說,文學不是娛樂的,而是有用的。那個時期,文學代表著時代的進步,代表著潮流的追求。另一個嬗變是破壞與反破壞,一部分人是破壞傳統,另一部分人又是反對破壞。還有一個情況是,某一個時期流行破壞,過一段時間后又極力地反對破壞。這是工業時代的復雜性所決定的。

發展到現在,工業題材的小說更是鮮有佳作,在社會的轉型期,作家不知道如何表達了。加之工業題材的作品缺少市場,所以就更沒人愿意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了。有時候,其實是一個悖論,正因為作品質量不好,所以就不被市場認可,因為市場始終存在著,只要是好東西必定會贏得市場的親睞。關鍵是,如何去表達?

工業題材的表達,不能夠脫離社會這個大環境,畢竟工業是社會中的一個小環境,如果與大環境脫節了,勢必就會造成一種距離感。在這個大環境與小環境中,永恒的基調是什么?那就是人性,人性的善與惡,這一點不論是哪個時代哪個環境下,都是共通的。另一個基調就是人物的命運,只不過是把人物置身于工業環境中了,人物的命運是不會產生隔膜的,從人物的命運中,也就能夠看到社會變革的痕跡,雖然人物身處在工業的小環境中,但是絕不可能脫離于社會這個大環境的。

如今的產業工人的心路歷程發生了哪些改變?這是作家必須要為人物把脈的。隨著工業時代的轉型,裝備不斷地升級,如今的工人與上代人相比,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。比方說,他們往往追求個性化的東西,整個人的精神狀況就是散漫的,在工作中就是喜歡不停地換崗位。上一輩工人是從心底以廠為家的,而現在的工人從來就沒有這個意識,只是把工廠作為一個謀生的職場,今天可以在這兒,明天也可以在那兒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新的人際關系是什么?作家如何去設計情節、如何去編故事,這都是一種很大的考驗。

工業的精神土壤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,作家該如何去表現?蔚藍說:“要有原創性,要有創新精神。”原創性指的是自己的發現,一定要接觸這種土壤,用自己的眼光去打開那片天地。所謂創新,指的是表現的手法,要不同于以往的那種手法。我國著名作家肖克凡的長篇小說《機器》就是一部創新手法的作品,他巧妙地運用了工廠的那種司空見慣的鋼鐵元素來謀篇布局,什么螺絲、連桿等等,至少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視覺沖擊。

創新應該有情理之中、意料之外的效果,那樣的感覺肯定是具有審美性的。當然,創新不只是形式上的創新,不能夠只是停在淺表層,有思想深度的東西往往是要經過時間的沉淀的。工業題材其實是非常豐富的,只是我們缺少創新的手法,缺少表達的多樣性而已。盡管目前工業題材創作很邊緣,但正因為它的邊緣性,恰恰蘊藏著無限的機遇。只有不斷更新創作手段,只要緊緊盯住人物的命運,就一定能夠寫出帶有工業靈魂的好作品。

爱彩乐快3预测